失落的台灣社會

光明頂共同創辦人/洪大倫

 

物價的推升就跟股票一樣,只要有極少數人瘋狂用大資本去炒作,它就會節節上升。

簡單說,物價的推升不是看「人數多寡」,而是看「金錢多寡」。

這意味著什麼?當貧富差距拉大,M型化加劇,就會有少數人能永遠站在對他有利的一方,

卻有絕大多數的人無論怎麼努力,賺錢永遠趕不上物價。

在某些國家—尤其是極權政府,為了能確保統治階級的政治領導地位,以及大型財團的資本壟斷益處,

因此「控制物價」就成了確保他們地位最有效的手段。可以這樣想像,你好不容易存了10元,

但政府讓物價也漲了10元,那你的實質購買力根本沒增加;當你又好不容易存了50元,

財團又想辦法讓物價漲了50元,你其實永遠都無法擺脫被禁錮在某個區域,為政府、為財團打工的命運。

 

巴菲特投資的企業中,篩選標準有一項,叫做「這家企業是否可以自主性提高價格?」,道理也是這麼來的。

企業跟個人一樣,如果賺的錢無法趕上通膨,那也是不具競爭力的企業;

反過來說,若這個企業本身就是能自訂商品價格,同時市場還是照樣得買單,就意味著這企業有很深厚的護城河,

可確保長期競爭優勢,可口可樂就是經典案例。

 

從這標準來看,你會發現大多數企業確實活在「只有會計利潤,沒有經濟利潤」的情況下,

他們賺錢,賺的是規模經濟財,而不是高毛利財,因為他們無法自由調整售價,

既然售價動不了,那砍成本就成了唯一的路,無怪乎「cost down」思維如此盛行。

 

從農業、工業、服務業,處處可見這種狀況。

簡單說,當大家談「剝削」這個議題時,其實我想的不是特定族群的「剝削」,

而是總體經濟上,很大多數的人無法跳脫老鼠籠,只能賺到養活自己薪資的狀況。

 

也就是說,某些族群說自己被「剝削」,我們可以這樣理解,

並不是只有他們被「剝削」,而是很多人都被「剝削」。

但是這種剝削跟非洲衝突鑽石那種被控制的剝削不同,

純粹是因為總體環境下,賺不到「超額利潤」只有基本收入的「剝削」。

 

在我來看,22K就是對年輕人的一種「剝削」,他們不是完全不能生活,卻只能賺取到足以生活但存不了錢的窘境,

而這現象普遍發生在許多產業的每個人,並不特定只是某些族群。

因此,農民也好,漁民也罷,甚至醫護人員,太多社會中被「剝削」的現象相當普遍,

說穿了一切都是物價惹禍,其根源就是貧富差距,以及政府政策過度傾向財團的苦果。

 

正因為多數人只能賺到基本生活所需的薪資,對比有錢人的生活,既得利益者的存在,

民眾的相對剝奪感很重,這樣的氛圍則慢慢堆積出一種「仇富」心態,以致產生資本與勞工對立,

民眾與財團對立,公民與政府對立的現象。

 

更有甚者,這樣的對立會衍生到「同類互砍」的情況,也就是說,明明你不是1%的有錢人,是那99%的普通人,

結果當你看到有個「普通人」可以透過某種方式或門路賺大錢、領高薪、訂高價,你會感到憤怒,

你會批判對方是奸商,甚至希望除之而後快。

 

你做不到或不願做,結果還要去阻止可以做得到、願意做的人,

對那些即將或可能跳出老鼠圈的人大聲撻伐,這就是「同類互砍」,也是相對剝奪感重的社會帶來的一種悲哀。

 

原本不合理的,自然是打擊、壓迫與對立的最好理由;

原本合理的,由於心態已經扭曲,所以也可能被打成不合理,甚至貶抑成罪惡。

 

比方說,曾聽過有人對社會企業批判是「掛羊頭賣狗肉,假公益真詐財」,

甚至有人直言不諱地認為「社會企業就是不應該賺錢,要賺錢就不要叫自己是社會企業」,

卻沒想過社會企業也是企業,本來就有義務創造利潤,否則他就無法永續生存;

一旦無法永續生存,就無法長期為特定社會問題提供資源並解決問題。

 

A設計師某種服務收100元,聽聞競爭對手收500元,於是A設計師非常不滿地批判對方是奸商,

批評人家「真敢賺」,卻沒想過為什麼人家可以收到500元還有人買單,而你只收100元卻生意不好。

 

某些產業非常需要外籍白領加速國際化,卻有人認為這是侵害台灣勞工權益堅決抗議反對,

但反對者卻未必有充足能力可以滿足這些產業的需求,也就是他們反對了自己根本無法勝任的工作項目,

卻要這些需求產業跟他們一起坐困愁城。

 

某公益組織的執行長年薪100萬,外界大肆抨擊這是濫用善款的肥貓,卻沒想過這個執行長的募款能力超強,

經營才華卓越,一年可以幫組織帶來1億元的收入,同時減低了營運成本,強化了資產運用效率,而外界只看到那100萬年薪。

 

是否覺得可怕?原來,物價高漲,低薪環境,M型化社會,不只讓這個社會許許多多人過得辛苦,
甚至扭曲了我們對於求長進、求獲利、求創新的思維。
我們再也不去探究真相的本身,只從形而上的表象就發表不滿,
用媒體看社會,用鍵盤維護正義,用八卦、直覺而非證據進行批判,用自行腦補的方式填滿邏輯論述的空乏。

 

這是否是我們要的社會?我過不好,也不可以有人過得好;

我賺不到錢,你也不可以賺到錢;我享受不到政策好處,你也不能享受好處。

 

在這樣的氛圍之下,惡性循環就是台灣越來越不創新、不進步,

因為任何想在這環境下突圍的人,就會被打成落水狗。

同時,人人追求小確幸,卻不願對更遠大的夢想去付出,還嘲諷、奚落那些勇敢築夢踏實的人。

對的事堅持不了,因為一定有人酸,而支持的人默不吭聲;

錯的事因循苟且,反正沒人想改,想改的人一定面臨槍打出頭鳥的窘境。

 

台灣要進步,首要改變的,就是停止這種惡性循環的思維,其中更重要的則是回歸到自己。

事情批評很容易,但自己捲起袖子做才會知道並不容易,

說嘴的人太多而做事的太少,說風涼話的人多而勇於實踐的人少。

改變,不能用口號,需要行動,而且需要你我都行動,這樣的力量才足以推動一點變化,讓社會一點一滴美好。

 

什麼事都靠政府不可能改變,什麼都怪大環境更是無法讓台灣進步。
更重要的是,你的生活想更好,只能靠自己去努力。
縱然你的確有權利批評政府,抱怨大環境,但這都無濟於事不是?
彷彿政府不幫你,命運之神不拯救你,你就有理由擺爛自己的人生,若真是這樣想,你的人生永遠改變不了。

 

為自己而努力,為自己而戰,無形中也能為台灣的進步貢獻一點心力。

既然情況已經如此嚴峻,我們就不能再找理由推諉,只有想辦法突圍,靠自己拼命去做,

是不是保證必然得到某種你要的結果沒人知道,但至少你能多少找回掌控自己人生的機會。

 

不要把自己的人生浪費在抱怨上,縱然你確實有充分理由抱怨,然而那不會改變任何事。

終究來說,自助而後人助,人助才有機會獲得天助,道理就是這麼簡單。

 

捲起袖子,靠自己努力最踏實啊!

FACEBOOK留言

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