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雷

光明頂創育 共同創辦人 – 洪大倫

無論修養多好的人,都有自己心中存在的「地雷區」。既稱「地雷」,就代表那是潛藏的、不可碰觸的爆點。正因不容易發現,因此許多人也容易無意間得罪人而不自知,最後就被自己的無心給害慘。

.

春秋時期,范蠡協助越王勾踐復國成功,越王想封他為上將軍,並將會稽山作為他的封邑。然而范蠡深知越王「可與共患難,不可與共享樂」,於是辭去了這些封賞,只帶了些輕寶珠玉便離去。經過幾年的奮鬥與遷徙,最終落腳在「定陶」這個地方,於是自稱為「陶朱公」。

.

陶朱公生了三個兒子,有一天,二兒子在楚國犯了殺人罪被關起來,即將被處死。陶朱公立刻著手進行營救任務,打算派遣小兒子去救二哥回來。

.

此時大兒子卻跳出來說:「在家庭裏,大兒子有督導家事的義務,所以叫做『家督』,現在弟弟犯下死罪,父親不派遣我去而叫小弟去,肯定是因為我太不肖的緣故!」於是在家裡鬧著要自殺。

.

母親一看,大事不妙,於是趕緊對朱公說:「派小兒子去也未必能救得活老二,結果你現在卻先要逼死老大,這該如何是好呢?」朱公不得已,只好答應大兒子去楚國營救,並替他寫了一封信要他交給從前的好朋友莊生,同時對他說:「你一到那裏,就先送上數千兩黃金到莊生的住所,聽莊生的話,他想怎麼處理就按照他的方式處理,千萬不要和他爭執辦事的方法。」

.

大兒子一聽,非常高興父親給予這般信任,於是就帶著爸爸交付的黃金前往楚國。然而,他卻在路途上自己偷偷私藏了一些下來,準備做為他用。

.

到了楚國後大兒子發現,這莊生居然住在非常簡陋的地方,周邊環境雜草叢生,凌亂不堪。然而,他還是遵照父親的意思,將書信與黃金千兩送給莊生。莊生明白來意後,立刻告訴他:「盡快離開楚國,千萬不要逗留,等你弟弟被放出來,也不要過問原因,快走吧。」

.

然而,這大兒子沒聽莊生的話,他把私藏的黃金拿出來,開始去拜訪賄賂一些楚國的貴族與達官顯要,試圖透過這樣的方式來營救他的弟弟。為什麼他會這樣做呢?因為他認為,莊生住在那種簡陋的地方,根本只是無足輕重的人物,把黃金交給這種人,大概也不能對營救弟弟起什麼作用,所以才會自顧的行動。

.

然而,他完完全全錯估了莊生在楚國的影響力。

.

莊生之所以窮居簡陋,就是因為他素來以「廉直」聞名於全國,從楚王以下都以師禮尊崇他,更深得楚國人民的景仰。事實上,朱公送來的這些黃金,他並沒有收受的意思,只想等事成以後歸還給他,表明清譽。

.

就在莊生費盡唇舌說服楚王大赦天下後,沒想到,朱公的大兒子卻跑上門來說:「聽說楚王即將大赦天下,想來我弟弟也安全了,所以特地來拜訪先生,向先生辭行。」

.

原來,他並不知道楚王之所以大赦天下,是莊生辛苦奔走的結果,卻誤以為莊生一點作為都沒有。因此表面上是來跟莊生辭行,事實上是要來他家把千兩黃金要回去。

.

莊生心裏明白他此行的用意,卻同時感覺自己受了莫大的屈辱,然而當下選擇隱忍不發,指示他進屋內,讓他把千兩黃金拿走。朱公的大兒子此時還心想,自己運氣真好,不僅救了弟弟,還可以拿回這麼多黃金,相當得意。

.

朱公的大兒子前腳剛走,莊生後腳立刻跑去面見楚王說:「最近我外出經過各街道,都在說定陶有一位富人叫朱公的,他的兒子殺了人被囚禁在楚國,但他家裏拿了許多金錢賄賂了大王的左右,所以王並不是為了體恤楚國人民而大赦天下,乃是因為朱公兒子的緣故。」

.

此話一出,楚王震怒,我大赦天下是為了收買人心,是為了表彰自己的德性,怎麼可以反過來被人民誤會這是出於私心?因此立刻命令底下的人,趕在大赦天下令正式施行之前,就把朱公的二兒子殺了。

.

最終,朱公的大兒子只能悲痛地取回弟弟的屍體回到家鄉,他的母親和定陶的人聽聞此事,都顯得相當哀傷,唯獨朱公一人自嘲:「我早料知我這大兒子將間接害死二兒子,不是他不愛弟弟,只是他從小跟著我吃苦慣了,所以對金錢看得太重,不肯捨財去救人;反之,原先我想讓小兒子去,是因為他出生時就已經活在富貴的環境,因此比大兒子更願意捨得錢財。所以,二兒子被處死是理所當然的事,我在這裡日夜等待的,不過是死喪的訊息而已啊。」

.

表面來說,朱公認為自己的二兒子是死在大兒子對金錢的不捨,但在我來看,朱公二子真正的死因,乃是在於大兒子白目誤踩了莊生的地雷所致。

.

莊生的地雷在哪裡?如故事所言,他是窮得非常徹底的高士,史記上更記載,他家的後牆還不是自己做的,是倚靠著城牆而已,就可以知道他是真正的窮光蛋。然而,窮光蛋並不特別,這在戰亂頻仍的春秋時代非常多,但他卻可以深得楚王與人民的敬仰,就知道他一定有非常過人之處。

.

這麼樣的一號人物,我相信朱公的大兒子不會不知道,即使不知道,朱公就算沒特別叮囑,到了楚國當地,也勢必能透過路人詢問莊生住處時聽到一些耳聞才是,換言之,朱公大兒子應該不會對莊生完全陌生。

.

既然你都知道他的影響力,卻只因為看到他住在簡陋的地方就以貌取人,不聽從他的安排儘速離開,還自顧去行賄遊說當地達官顯要,這已經是鑄下大錯的第一步。

.

莊生為什麼要你立刻離開,就是不想落得讓人說閒話的地步,一旦讓人發現他是有目的性的「關說」,反而救不了你弟弟。試想,一個以「清廉、正直」讓人敬仰的人,可以放任鄰居說「看到有人抬著千兩黃金進入你家」這種閒話嗎?當然不行。

.

莊生本來就打算分文不取,純粹幫好朋友朱公救急於水火,他什麼都沒有,僅擁有的就是「廉直」的形象,而我相信這也是他心中最重視、最引以為傲的名聲,結果他拿自己如此重視的影響力去「關說」楚王,這已經是很大的犧牲,你還認為他好像沒出半分力,甚至跑去要跟他討回黃金,當然會讓莊生火大感覺受辱,似乎把他當成了貪財重利又不辦事的小人,是可忍孰不可忍?

.

在這種情況下,讓你死一個犯殺人罪的弟弟算客氣了,反正按律法他本來就該死;如果莊生夠狠,甚至可以直接跟楚王稟報你朱公大兒子現在落腳哪個客棧,如此一來,可以想見運回定陶的就不只是弟弟的屍體而已。

.

你說陶朱公是否知道莊生這種個性?當然知道啊,如果不知道,又怎麼會在事前叮囑兒子要聽莊生的話辦事,就是知道莊生這種高人,有一定程度的道德潔癖,跟他爭辯、惹怒他,場面都難以收拾。事實上,陶朱公一定也知道,拿黃金千兩去,不過只是去顯示他的最大的誠意與敬意,是用來表彰他莊生做這件事的價值遠超過黃金千兩,但以莊生這種「廉直」的性格,又怎麼可能會收下如此貴重的黃金?要真的會收,以他莊生對楚王的影響力,也不會窮到家徒「三」壁了。

.

雖然事出緊急,但陶朱公將局勢看得非常清楚,他了解小兒子、大兒子的性格,也了解莊生的人格特質,這一切發展都料想到了,只要大兒子願意按照劇本走,二兒子的命是肯定保得住的,偏偏大兒子不聽話,才徹底毀了整個棋局。在我看,陶朱公這輩子最大的賭注,就是將信任押寶在一次帶有風險的投資上,負責操盤的是自己大公子,卻也是這麼一次,讓他失去了寶貝的兒子。

.

那麼,我們該如何發現每個人不容易被發現的「地雷區」?答案其實也很簡單:對於一個人「引以為傲」或「特別重視」、「特別想避談」的事,你就不該試圖去挑戰或批判,這就能讓你避開重量級地雷。

.

所以,如果批評一個鋼琴家的鋼琴技巧很爛,他就算嘴上不說心裡也討厭你;如果你發現朋友最近在節食,你還拿他身材做文章,他大概會氣到想跟你絕交;如果一個人是虔誠的某種教徒,你還要醜化他的信仰,他不拿命跟你拼才怪。

.

地雷往往有跡可循,你只要細心留意,一定可以發現。若朱公的大兒子細心點,就應該跟他父親一樣能輕易看出莊生最重視的就是自己廉直的名聲。就算莊生真的沒有對營救弟弟有任何貢獻,送出去的黃金也該當作買個人情就好,因為以莊生這樣的人,必然不會白白收人家好處而毫無作為,說不定也會在某一天你需要幫忙時,千倍百倍的回報予你。

.

總之,地雷人人都有,修養再好,關係再親密,都不要輕易去挑戰或挑釁每個人的地雷區。有些地雷你一踩就爆,那還算是小損傷而已,真正可怕的地雷,是踩了之後你還不知道自己踩到,過一段時間後才引發連鎖效應,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大傷亡,那才真是可怕的悲劇啊。

FACEBOOK留言

則留言